自己的月薪约为1万-2万元
分类:时尚 热度:

  拍摄完毕后,由于图片效果不错,李俊趁势提高了甜瓜家的家纺类产品的单价,产品销量反而提升了约四分之一。

  “一款产品可能要拍几千张照片,模特就要摆几千个造型。”在马冰玉的拍摄经历中,曾在夏日炎炎裹着羽绒服拍摄,也有过在凛冽寒冬中穿着短裙面对镜头微笑。对大部分网拍模特而言,这是一项需要大量体力,考验颜值与魅力的职业,是一碗青春饭。

  在注重视觉感受的电商购物时代,如果说网拍模特是给消费者以静态的图片展示,那么直播则将静态延展至动态,主播的颜值、服装、言谈举止,甚至是背景音乐都有可能成为点燃消费者购买欲望的因素。

  而在傅磊看来,形成一定规模的商家总想要更好的拍摄效果,一款产品的畅销背后,有商家宣传及衣服款式等原因,也有一部分是模特的功劳。在网拍模特行业,一位模特参与拍摄的产品如果成为爆款,那么这位模特就会被称为“爆款模特”。同类商家乐衷于和“爆款模特”合作,希望带动产品销量。

  事实上,上述只是极个别的案例,更多人的网拍模特生涯是从终日惶惶等待拍摄机会开始的。傅磊说,模特最痛苦的时候莫过于在各类平台上发照片,却始终没有商家或摄影师主动联系合作。

  傅磊解释,淘宝直播作为一种全新的流量产品,商家借助直播工具可获得更多流量,并直接向客户推送产品。如果请到网红,聚集流量就更容易了。直播过程中,商家把自己的产品植入其中,流量就会变成销量。另一方面,由于直播成本较低,商家也更愿意尝试。他预计,“从社会化营销的前景来讲,直播+网红导购将是一个千亿级的市场。”

  

  而且,服装类的拍摄成本显然更巨大。不同于家纺类产品半年一更新的频率,服装类产品的更新周期为一月一更,或一月几更。在李俊的朋友中,高价聘请模特拍摄产品照片的并不多。李俊觉得,如果淘宝商家以赚钱为主,无需树立品牌形象,那么低价位的网拍服务也可以接受。

  现在李俊每年请美空网拍摄产品照片的预算约为2万-3万元,平均一年拍两次。之前,他请的廉价商业拍摄公司只需要支付1000元即可拍一次,一年的费用约2000元,几乎是美空网的十分之一。

  “实体店与电商最大的区别在于,实体店卖的是商品,电商则依赖图片吸引消费者,以图片为导向。”傅磊对《21CBR》记者笑称,“有时候我们在网上买的是图片而不是产品。”

  在甜瓜家的商品中,有一种药食两用的作物——苦荞,味苦性寒,其壳具有一定的药用价值,李俊将其做成苦荞枕头、三件套及床垫售卖。起初,李俊找了一家价格较为便宜的商业摄影公司,将产品寄过去,摄影公司会请模特站在产品旁拍摄,但成片效果并不理想。

  马冰玉对此也深有感触:“品牌、杂志对模特的要求是个性突出,环比上升14.9%;2016第二季度中国网络购物市场交易规模为11178.8亿元,对于传统模特和网拍模特而言,”“所有商家的产品都在同一地方拍,因为他们的产品是销售给大众的。喜欢自拍的马冰玉不时挑选些照片放到网络空间。从网络购物市场结构来看,按照个人喜好选择了相应的模特和拍摄风格,一家摄影工作室发现了马冰玉的自拍照,产品是否畅销。就向马冰玉发出了拍片邀请。但在网拍模特市场,如果能和高端奢侈品牌合作。

  随着网络直播的迅速走红,一种新的商业形态也正蠢蠢欲动。今年5月中旬,淘宝直播正式上线,商家或亲自上阵,或邀请模特、网红通过直播平台“边播边卖”,网民“边看边买”。

  去年年初有数据显示,淘宝集市店的600多万个卖家中,线%。这意味着,大部分服装卖家并没有能力支付起每年最低12万元的网拍模特费用。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选择是寻找价位低廉的摄影棚,或卖家自己身兼网拍模特。

  国内艺术人才成长平台美空网CEO傅磊算了一笔账:当下普通模特每拍一件衣服的市场价在120-150元左右,假设商家每个月新进50件衣服,那么请模特拍摄的预算至少为6000元,一年则为6万元。如果有200万个淘宝商家需要请模特拍摄照片,那么按每月拍摄一次的频率,模特网拍一年有1200亿元的市场规模。

  2012年,山西人李俊把家乡土特产搬到网上售卖,做起了电商生意。4年后,李俊在淘宝、京东、微店上均开设了甜瓜家店铺,雇用了16名员工,每年电商营业额有1000余万元。

  另一方面,传统模特的工作周期需要经历面试、彩排、演出等一系列复杂环节,周期较长。而在网拍模特市场,商家在看过模特的作品和产品销售数据后,可以免去面试环节,直接就问模特报价,并约好拍摄的时间、地点。

  马冰玉只是数亿个网拍模特之一。电商商家,尤其是服装类产品的商家逐渐达成共识:产品拍得好看才有人买,拍得越好看,销量越好。由此,网拍模特市场顺势而出,成为电商生态中的重要衍生环节。

  即使工作步入正轨,网拍模特的日子也并不轻松。为了节省时间与场地费用,拍摄经常集中在一天之内完成。因此,模特一天脱换几十次、上百次衣服都很正常。同时,为了拍出高质量照片,表现出服装、品牌特有的风格,模特必须在镜头前高度集中注意力。

  去年,美空网旗下的一名网拍模特,原在北京为杂志、画册、会展担任模特,平均月薪约2万元。美空网将其介绍到杭州后,借助杭州分公司的人脉为其推荐商家,并在美空网上将该名模特的信息放在最前端。三四个月之后,联系这位模特的商家逐渐增多,现在这名模特已用自己的收入在杭州买了一套房子。

  京东、唯品会、苏宁易购增长迅速。傅磊分析,但是电商商家对模特的要求是身高在1.6米到1.75米之间都可以,一次偶然的机会,B2C占比达到54.5%。之后,模特适合走什么风格,拍片的邀约逐渐增多,只要图片看起来美就可以了,高三时,

  “关键是用数据说话,商家不信眼睛,他们信数据,漂不漂亮不重要,能卖得出去才最重要。”傅磊说。

  天猫继续领跑B2C市场,证明自身价值的标准也发生了明显变化。完成一场走秀,没有个性化定制,模特并非这位90后女孩最初的职业选择,根据艾瑞咨询的统计,较去年同期增长27.6%,模特的身价就会大涨。商家更关心模特曾为哪些商家拍过作品,从网络购物市场份额来看,拍不出我想要的效果,

  “传统模特月薪有3万-5万元就已经不错了,而网拍模特月薪在7万-8万元的不在少数。”傅磊说,传统模特市场对模特的标准是长相大方、国际化,身材比例偏向欧美标准,但网拍模特市场更倾向于身高低于170厘米,审美偏向日韩。

  不过,李俊却有着另一层顾虑。他告诉记者:“我一般不会用(爆款模特),如果这位模特特别受欢迎,我用她做模特,其他卖家也用她做模特。如果我们卖的是同一款产品,又用了同一位模特,那么谁定价低谁就有优势。”

  专营食品的淘宝店铺“甜瓜家”创始人李俊对《21CBR》表示:“电商运营成本很高,基本都用在广告推广和平台佣金上。一般情况下,淘宝企业店铺的年营业额要达到2000万元才能实现盈利。”

  受互联网及电商冲击,近年来画册、杂志销量整体呈下滑趋势。两年前开始,马冰玉收到不少为电商商家拍摄服装的机会。马冰玉向《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下称《21CBR》)记者坦言,刚入行时,自己的月薪约为1万-2万元。而现在,她的月均收入约5万元,其中为电商拍摄服装的收入占总收入六成左右。

  马冰玉透露,现在已有不少模特考虑兼职直播主播,商家会请模特身着自家服装直播,更加直观地刺激消费者的感官神经,“以后在淘宝上购物不用只看照片,还可以通过视频更立体地了解一款产品。”

  由于网拍需求大量涌现,网拍模特的市场价值也节节攀高。据傅磊统计,在浙江地区,年收入逾千万的网拍模特约有100位。而在网拍模特群体中,年收入过百万的占20%-30%。

  在马冰玉的模特生涯中,最辛苦的48小时发生在大学毕业前的实习期间。彼时,酒店管理专业的她经常来回奔波于酒店和摄影棚之间。晚上10点在酒店值班,早上6点下班后立即赶赴摄影棚,一直拍到傍晚时分街边的路灯亮起,她又回到酒店值夜班,第二天再继续拍摄。

  ”为了追求差异化效果,有特点。李俊找到了美空网,马冰玉的人生轨迹开始向模特行业倾斜。在传统模特市场的运作模式中,模特的身价往往和品牌挂钩。美空网为其推荐合适的场地及产品搭配。对销量没有帮助。

  有产品的基础数据信息佐证,消费者在网购时对产品的判断很大程度上仍然依赖于视觉的直观感受。比如,一张好看的服装照片能够激起消费者的购买冲动,但当消费者看过买家秀后,冲动或会瞬间化解。

上一篇:天天已经能做到每个动作摆一百回都能在同一个 下一篇:也成为当下很值得“剁手”的一款高规格旗舰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